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花开时节刻骨铭心第一次】【作者:只因有你】【完】


  一

  又到了花开的季节了。逶迤的山野上再一次泼洒下多姿的斑驳,有淡淡的幽香撩拨发梢,只是这年复一年的情景依旧,而不知身在何处的他是否还记得这花开的季节……

  儿时的一幕幕总是如影随形:那时,一个放牛的大哥哥每天都带着一个叫茵茵的可爱小 妹 妹,骑着牛背吹着短笛在西山坡上悠悠放牧。小 妹 妹喜欢柔柔地偎在放牛哥哥的怀里,俏皮地叫他「牛娃」,大人们也常常打趣道:喂,小牛郎小织女可得骑稳了哦……

  牛儿在山坡吃草,牛娃就在山坡上蹦蹦跳跳地找蜗牛烤给茵茵妹妹吃。野茉莉的芬芳漫山遍野。牛娃喜欢满山去采洁白的茉莉花朵,带回家泡给茵茵妹妹喝:多喝茉莉花水,妹妹以后的身上就会比茉莉花还香了!

  小 妹 妹天真地和牛娃说:牛哥哥我不喜欢晚上,晚上爸爸妈妈不让我和你在一起,也不让我和你睡觉,白天我可以跟着你……牛娃总是憨憨地笑:所以他们都叫我们牛郎织女啊,等你长大了,我娶你,照顾你一辈子,就可以像大人一样天天在一起了啊……山上的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那一股叫改革开放的春潮也让这个僻落的小山村躁动了起来。有一天,牛娃对茵茵说:我要进城去赚钱了,以后不能天天陪着你了,等我赚了钱我就回来娶你……

  茵茵怔怔地不知所措,眼前的牛娃已真正长成了一个大哥哥。她依在牛娃的怀里哭泣:牛哥哥,没有你,我怎么办啊?我去帮你放牛好不好啊!

  牛娃搂着茵茵,鼻子一阵阵地发酸,但他还是捏着她的小脸,拨弄着她有些散乱的长发:好妹妹不放牛了,你去上学吧!我爸妈说把牛卖了,他们和我一起进城。

  茵茵捶着牛娃已有些肌肉隆起的胸膛,撒娇地哭闹:不嘛,我吹着你的笛子去给你放牛,我等你回来……

  牛娃不想看到茵茵为他伤心,一直哄到她背着书包上学去了,才与父母一起背上行囊在爷爷奶奶依依不舍的担忧和祝福中,踏上了「第一班农村人进城赚钱的列车」……

  年复一年,茵茵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由于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和家境的种种原因,决定不再让她继续上学了。茵茵哭着对父母说:我想读书,你们让我读书吧!以后我养你们……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父母说:女孩子迟早要嫁人,能认字会识数就行了……

  辍学回到家里,茵茵像所有乡下人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耕日落而归,汗水夹杂着泪水,每天做着父母为自己计划的事,走着父母为自己安排的路,就算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还是咬牙默默地承受着,因为她在盼望着那悠扬的牧笛声。

  笛声终究没有响起。因为与父母的一次激烈冲突,茵茵选择了离家出走。要去哪里?自己也不知道,但她打定主意要做回自己。

  从此茵茵有了一双属于自己的手,她可以去选择自己想做的事了。可是做什么呢?那一刻,茵茵感觉世界好大好大,大到自己都不知该去向何方。一次次的寻找,一次次地努力,天道酬勤,三年后茵茵已是一家叫凤求凰高级餐厅的部长了。

  二

  日子慢慢流逝,生活渐渐安定,但茵茵的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思绪挥之不去,尤其是那大堂中茉莉花飘香的时候……一天,茵茵在来往的顾客中隐约发现一双似乎有些熟悉的眼神,四目相对,彼此凝视了一下,却又说不出在哪里见过。由于正是上客时间,茵茵也没太过细想,但是看样子那是一桌有钱人,好像还是第一次来这餐厅吃饭。

  她本想习惯性地上去一个个分发卡片,但从那双熟悉的眼神里,茵茵凭自己这几年职场的经验判断,这桌男人肯定是本店的老顾客了,自己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那双熟悉的眼神肯定会主动招呼自己的……「部长,那边有顾客叫您过去一下。」服务员轻声叫道。

  「美女部长好,我们在哪里见过啊?」果然是那双熟悉的眼神。

  茵茵早就听惯了此类无聊的搭讪,但脸上依然是春意盎然:「是啊,大哥,您们进门的时候我在门口恭候您们的啊!」

  那双熟悉的眼神打量着她:「不是说这里,你以前在哪里工作过?」茵茵心中暗笑:「以前?看哥哥您问的,我经常见您从我们门前经过,您的车牌我都记在血液里了(车停在门口呢,所以说记得车牌),您们今天才第一次进来,不满意的地方敬请提出宝贵意见啊!」

  茵茵从西装口袋里摸出自己的名片,很职业化地个个派上:「请各位哥哥多指点,把我们的好告诉您们的朋友,把我们的不好告诉我啊!」一桌子的人绽出了神情各异的笑容,其中一个叫道:「美女部长,坐下来喝两杯啊!」

  茵茵朝服务员做了个手势,眼里有活的服务员送来了玻璃酒杯,手脚麻利地给每一位人满上。茵茵端起酒杯,故意妩媚地甩了一下波浪般的秀发:「我先干为敬,各位大哥随意啦!」心里却暗想,你们喝高才好呢,酒水是餐厅最大的利润,你们喝的越多,我们的提成才能越多哦。

  看着卡片上醒目的名字--紫茵,那双熟悉的眼神忽然闪出兴奋的光泽:难道是她?那个牛背上依偎在自己怀里的爱撒娇的小丫头茵茵妹妹?难道真的是老天眷顾,让自己在遥远的异乡再次嗅到那就快要忘却了的山野幽香吗?

  大家手中的酒杯还没放下,这个男人猛地冲服务员叫道:「服务员,拿几瓶你们餐厅最贵的酒过来!」全桌的人看着他都不觉一愣,有人喊道:「兄弟啊,你没醉吧?」

  茵茵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曾有的一丝熟悉感忽然又变成了陌生:喝高的见多了,但不至于一开始就这样吧,又多了一个二百五,喝吧,喝不死你……茵茵依然笑道:「先生,我们这是餐厅不是酒吧哦,您可以存在这里慢慢来喝的啊!」

  那个男人直直地看着她:「我今天高兴,现在想喝!」边说边很绅士的从自己的手包里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茵茵:牛氏企业执行总裁。下面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这一刻茵茵感觉世界好小好小,小得就像那一个窄窄的牛背,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景下见到容颜已经模糊的牛哥哥。茵茵真想扑到牛哥哥的怀里好好哭一场,述说一下这么年的委屈。但她在工作,形象最重要,茵茵强忍着翻涌的情绪对牛娃开着玩笑:「还真是牛总啊,怪不得不回老家了,原来成有钱人了,该不会把乡下都忘了吧?」

  牛娃的脸上依旧平静,但声音却有一丝的颤抖:「茵茵妹妹,你……你还是叫俺牛哥吧,牛总是他们叫的。这么多年俺可是一直盼着有一天能再见到你,真的,真的……」

  随后牛娃开始介绍同桌的酒友:「这位是色氏集团的陈总,这是在非洲负责援建项目的沐总,这是专门包装女星的经纪公司十三郎总,这是健美教练毛毛……」

  因因90度鞠躬:「全是领导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大家看牛娃这么开心,也都调侃起来:「你也是领导啊,部长呢,官不小了哦,以后我们牛总你得多管管了哈……」

  牛娃拿过服务员手中的路易十三,斟了满满一杯,眉飞色舞道:「茵茵可是我儿时未娶的新娘,今天巧遇,大家多喝几杯,不醉不归啊!」爱恶搞的十三郎上下打量着茵茵,一脸坏笑地对牛娃说:「牛哥啊,你儿时欠下的债兄弟我来帮您还,让我的经纪公司好好包装一下茵茵妹子啊!」「哈哈,你那公司里的潜规则连我都害怕啊!」牛娃哈哈大笑,又转头问茵茵,「你们老板是男的女的啊?」

  茵茵笑笑道:「看招牌也应该知道我们的老板是单身美女了啊!」牛娃道:「把你们老板叫过来。」牛娃是想给茵茵请假。

  「我们老板出国考察还没回来呢。」

  「那把你们最高职务的叫过来吧。」

  「有什么事情我不能解决吗?」

  「呵呵,你肯定解决不了啊!」牛娃笑得有些异样。

  茵茵感到莫名,牛娃不会这么小气吧,为了打折还要找这寻那的?「今天的消费算我的!」茵茵故作潇洒。

  沐总笑了起来:「不错,是个能成事的人,不过这一桌子可能你两个的工资都不够哦!」

  茵茵依然笑容灿烂:「今生能在这里相识您们,尤其是遇到牛哥,就是两年的工资我也是开心啊!」她心里知道,牛娃是不会让她买单的,只是自己先说出来,也是给牛娃在朋友面前撑个面子。

  毛毛一拍桌子:「老牛啊,你丫那辈子修来的福哦,羡慕死人了啊!」



  牛娃三天两头地订了茵茵餐厅的VIP房。自从见到茵茵,牛娃哪还有心思正经吃饭啊,三分吃饭七分看人,目的只是想能带茵茵走。

  其实茵茵从见到牛娃后,也是天天魂不附体似的,既希望牛娃来,又心疼牛娃在餐厅花那么多的钱,想和牛娃出去约会,却又担心他还是不是那个憨憨的会疼人的牛娃了,因而不得不装出矜持。

  女孩子就是这样,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她的人,在她们餐厅消费越多就越高兴,倘若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人就不一样了,男人没心疼消费,她倒是心疼起来了。

  又是一天下班了,茵茵的同事们娜娜、茉莉、嫣然、小猫猫、猫梁、江南和小黑、黑妹夫妻俩……都替茵茵着急,都叫茵茵不要再折磨牛总了,多好的男人啊,女人要懂得抓住机遇,错过了后悔也就晚了,好男人不多了,有钱又痴情的男人更是快死光了……

  茵茵的心开始萌动起来,她给牛娃发了信息说一小时后在宿舍门口见。很快牛娃就回信:好!一会就过来!

  茵茵开始打扮。肉色丝袜,黑色蕾丝胸罩和T裤,黑色的细高跟鞋,外配粉色长套裙,化了淡淡的装,喷上特意为牛娃买的男士毒药香水。茉莉和娜娜最热心,忙个不停地帮茵茵梳头发做造型,比她们自己约会还认真。

  一切OK,看看时间刚好一小时,茵茵从宿舍下来,牛娃的黑色坐驾早已经等候在门口。见茵茵朝自己走来,美如荷塘里的月色娇而不艳,牛娃像欣赏一幅水彩画一样心如鹿撞。

  牛娃下车很绅士地为茵茵开车门,示意她不要碰到头。这一幕同事们都在楼上的窗户里看着。关上车门,牛娃笑着朝楼上挥挥手,坐驾很快就消失在了同事门的视线里。

  牛娃驾车带茵茵朝海边驶去,风撩起茵茵的长发不时在牛娃的脸颊扑动。「你的头发还是那么美啊!」牛娃轻声说道。

  「我……」茵茵欲言又止。小时候,牛娃就喜欢拨弄茵茵的长发,说象山涧的流水一样好看。茵茵出来后就从没剪过头发。

  牛娃知道茵茵想说什么,为了不让气氛过于抑郁,他故作轻松地问道:「你喜欢喷男士香水?」

  茵茵看着牛娃:「我是为你才喷的男士香水!」说着从包里拿出了特意为牛娃准备的毒药香水,叮嘱道,「男人要学会偶尔在老婆面前喷香水,即使天天出去帮别人照顾老婆,回到家,自己的老婆就算有警犬的鼻子也闻不出有女人味啊!」一路上牛娃的心都放在了茵茵身上。离开家乡时茵茵还是个小丫头,自己还承诺要娶她,要照顾她一辈子,现在的茵茵已是酥胸如兔裹衣裳,难道这真的就是缘分吗?

  车在海边停下,牛娃想像儿时一样的牵着她的手,可茵茵本能地缩回了手,他更希望她能像儿时一样依偎在自己的怀里撒娇,但他知道茵茵正在努力重新审视认识自己。牛娃挽起裤脚:「茵茵,我去给你抓鱼,还烤给你吃啊!」茵茵笑了起来:「这是大海,你还以为是家乡那条小河啊!」牛娃真的希望儿时的一幕幕能重演,而茵茵其实更希望故事能重演。自从和牛娃分开后,茵茵就再也没真正快乐过,小学时茵茵常常在村口等,中学时茵茵天天在心里等,日记写完了一本又一本,字字都为他,睡觉都是枕着牛哥哥的名字入眠,歌词也全都为牛哥哥改……

  就连离家出走也是怀揣着牛娃的影子,为他说的那句「长大了我娶你,我会照顾你一辈子」,茵茵只想做牛娃的新娘,她相信牛娃不会欺骗她的。可如今,当真正离得那么近时,她却没有勇气扑向牛娃的怀抱,只是傻傻地看着她,任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牛娃看到了茵茵内心的苦、内心的怨,他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茵茵想挣脱,牛娃却更用力的抱着她,紧紧抱着生怕再失去一般:「对不起,对不起,都我的错,给牛哥一次弥补的机会吧!」

  茵茵再也忍不住了,憋在心底这么多年的泪水终于奔涌而出。她像当年分手时一样捶着牛娃的胸口,大声抽泣着:「这么多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守住你的承诺是我太傻,我能想到你已有了你的妻,也许你有你的不得以,可为什么连封信都不给我啊!」

  牛娃的鼻子酸酸的,不知道该怎么来安慰茵茵:「我天天都在给你写信,而且写了很多,就是没有勇气寄给你,因为我怕负担不了那个承诺,又不想欺骗你,所以只好埋藏起来。我是娶了妻,生活也算美满,可始终忘不了你,写给你的信现在还保存在俺的密码箱里呢!」

  回到宿舍,大家看见茵茵哭红的双眼,都关切的问她:「怎么了啊?是那个老牛欺负你吗?」

  茵茵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脸的幸福感。这时手机来了信息,大家抢着看,娜娜最先抢到手,像朗诵诗歌一样:

  「茵茵,春来秋去,我虚度无数昨天的昨天,这次相遇,我充满了惊喜,那些缠绵的往事一幕幕仿如昨天。你飘逸的长发,钩起我心里埋藏已久的涟漪,从今请为我打开你紧闭的心门,让我走进你的心房,给你依靠的怀抱,我要赶走你所有的忧伤,让你把快乐都写在脸上,我用一生的爱,去弥补我儿时的承诺!

  今夜好想你在我身旁,我们再也不要别离!以后的日子我要拥着你,我害怕没有你,我愿为你改变我自己,让我兑现儿时的承诺吧,照顾你一辈子,直到天荒地老!」

  泪水模糊了茵茵的双眼:为什么这一切来得这么晚,还以为是风吹走了你当年的誓言,吹散了我们儿时的依恋,我踏遍千山万水只为找寻你,我的牛哥哥,为你我无怨无悔!雨打不散我的坚定,为了你,我承受了那么多的苦与痛!多少个无眠的夜,我独坐窗前,孤灯下我对着长空寄出对你的思念,祈祷每个夜里能与你相伴,我们一起写下爱的神话……

  四

  聪明的牛嫂从自己朝夕相处十几载的丈夫眼里看出了那种久违的春意,主动问道:「老公啊,我看你这段时间心情很好,工作也很顺,要不出去旅游一下吧!」牛娃求之不得,抱着牛嫂狂亲了几口道:「老婆你真好,你是我这辈子的知心爱人啊!」

  牛嫂用有些莫测的眼神看着他:「老公,无论你做什么决定,你老婆我都会支持你的,这辈子能和你做夫妻是我最值得骄傲的!」牛娃好像听出了妻子话里之音:「老婆,我可以放弃全世界,除了你和这个家!」

  牛娃一觉醒来,牛嫂正在厨房为他准备早餐,见行李箱放在客厅,牛娃惊奇的问:「老婆,你要去哪里啊?」

  牛嫂在厨房答道:「不是让你出去旅游放松一下吗?旅游需要好心情的,看你这段时间心情很好哦!」

  牛娃兴奋的抱住了妻子,双手在妻子的胸口不安份起来,硬硬的男跟顶住了妻子的臀沟,好多年没这样为妻子晨勃了。牛娃温柔地脱下了牛嫂的睡裙,舌头在妻子的背上游走,牛嫂很配合的撅起了屁股,等待丈夫那强而有力的钢枪插入自己的身体。作为丈夫的他知道妻子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只是由于经年累月的奔波忙碌,已许久没好好满足过自己的妻子了。

  他将自己那硬硬的大宝贝从后面插进了妻子的身体,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在厨房以这种方式进入妻子的身体。每一次挺进他都能感觉到妻子的阴道里像有一张嘴,在用力裹着他的阴茎,紧紧含住他的蘑菇头似乎不让他抽出。

  他将妻子的单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双手在妻子的乳房上用力地揉捏着,钢枪在妻子身体里有节奏的抽插着。看着妻子犯着潮红的脸,他知道妻子的高潮已压抑了很久,他吻住妻子的舌头开始更有力地抽插。妻子喜欢他大力猛干,她想放声叫喊,但又怕惊醒睡懒觉的小牛。只好强忍着。牛娃想再疯狂点,让妻子持续高潮……男人这样出门老婆才放心啊!

  牛娃带着茵茵去了海中间的一个岛上。游艇把众人送到岛上就离开了,要三天后才来接。岛上酒店等设施应有尽有,颇为奢华,是许多富有的情侣情人度假偷情的天堂。

  将行李放进房间,简单喝了点东西,牛娃就陪着茵茵到白色沙滩边的椰林里散步。悠扬的笛声在岛上飘荡,好多年没听到牛娃为她吹曲了,茵茵被一种幸福的感觉深深包围着。她宁愿远离城市的灯红酒绿,一辈子和她的牛哥哥甜蜜地生活在这样的孤岛之上,但她知道三天后生活又将回到原位,所以她格外珍惜这仅有的幸福感觉。

  牛娃重复着儿时的话:「茵茵,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爱你!」已经习惯了金钱交易的他,好多年没再用口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了,感觉这三个字好重好重。

  茵茵依偎在牛娃怀里,他们彼此都觉得这感觉和十几年前完全不一样了,彼此的心跳都在加快,牛娃的男根硬了又软,软了又硬,但他没敢让茵茵发现。他的手好想伸进茵茵的衣服里去轻轻抚摩她胸前随着呼吸起伏的乳房,这种手从心里伸出来的感觉也好多年不曾有了。

  他真希望和茵茵就在这海天一色中的静谧树林里,疯狂地享受人性最原始最炽烈的那一幕,但他又不愿轻易打破这难得的浪漫。两只手紧紧地牵着,谁都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有脚下的细沙娑娑作响,一如当年花开时节依偎着嗅那漫天的芬芳……

  五

  落日的余晖让露天温泉泳池一片浮光跃金。茵茵扭动着水蛇样起伏着的腰肢,在不会水憨憨站在池中间的牛娃身边环绕,不时用飘动的长发和柔柔的臂膀去撩拨他,溅起的水花如手指般不断扣打着牛娃的心魂。

  牛娃被眼前的这一切激动着。他一把抱起了茵茵,眼里充满炽热与渴望,双唇紧紧地贴向她。茵茵感觉到有一样硬硬的东西在腰间轻轻颤动,令她呼吸有些急促,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在腹腔中翻涌。牛娃已有些难以自持,几乎想在这池中就来一场真正的鱼水之欢……

  回到房间,茵茵反而有了一羞涩。女人就是这样,可以在众目睽睽下穿着比基尼走来走去,却往往不好意思在一个男人面前穿内衣。走到酒柜子前,牛娃斟了两杯红酒,递过一杯给茵茵。

  茵茵轻摇着杯中酒,忽然有些伤感:「一杯佳酿情万千,终于望回旧时燕,但我们的缘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长不了啊。等到天亮,美梦就会醒来……」牛娃憨憨一笑:「别愁绪啦,以后你就是我的永远,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天亮了,那也是我们新的开始啊!」两杯酒下肚,平时一斤白酒都放不倒的茵茵,居然已有了丝丝醉意,这也许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牛娃关切地说:「宝贝,累了吧?我帮你按摩!」说着手就抚上了茵茵白嫩的双肩,一边揉捏着,一边慢慢褪去茵茵身上的睡衣,羊脂般的肌肤顿时袒露无遗。牛娃看到有红晕在她的耳根和脖子淡淡泛起,他的手又摸到了文胸的搭扣。

  茵茵下意识地闪躲了一下,牛娃并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不……不要啊!」茵茵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的无力。

  牛娃把脸贴到茵茵的背上,有些粗重的鼻息使她感觉一阵燥热。「你忘了小时候牛哥还经常在山涧里帮你洗澡呢,什么没见过啊!」极富磁性的声音充满了情感与诱惑。

  茵茵满脸绯红:「讨厌,咱们现在都是大人了啊!」牛娃解掉了挡在茵茵胸前那一个现在已经有些多余的罩罩,丰满挺拔的双乳雪白柔润,鲜红的两颗乳头更是娇艳欲滴。此刻,茵茵身上只剩下仅有的遮羞物T裤了,但他并不急于走入最后一步,他要让这一杯忘情水慢慢加温,慢慢沸腾。

  牛娃的手继续着揉捏按摩,舌头却开始在茵茵的玉颈轻舔。茵茵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牛娃轻轻捧起双乳,舌尖在乳头上滑动。茵茵想推开他,手却无力举起,男人舌尖热热的感觉令刺激一波一波地从乳房传来。牛娃听到茵茵的心脏砰砰跳动,乳头变得坚硬,他的舌头开始顺着茵茵的胸腹下滑,在腹股沟和大腿内侧来回舔弄。茵茵连呼吸都感到了困难,全身热得滚烫。

  牛娃想脱掉她身上仅有的一点点多余之物,可茵茵用手拽着小裤头道:「不……不可以的啊……」

  牛娃没有理会,此刻他也已经被激动完全占据,用力地去扯开她的手。茵茵放弃了抵抗,浑身有些松软。牛娃轻柔地让茵茵赤裸裸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终于见到那一片绿草地,见到了海天一线的小肉穴。牛娃一边用手握弄她的乳房,一边又将舌头探向了那梦寐以求的芳草地。

  当牛娃舔到茵茵那从没被男人触碰过的阴核时,酥酥麻麻的感觉电流样传遍全身,她几乎快要窒息,双腿微微打颤。这种感觉从没有过,嘴里发出了有些语无伦次的呻吟:「啊……牛哥哥……好痒……啊……」这时牛娃才看清楚,那还没被男人开启过的桃花园,鲜嫩嫩的桃花红,晶莹地挂着从茵茵体内渗出的纯天然欲液,那股女孩才有的原味,牛娃为之陶醉--好多年没见过这真正的处子之地了啊!

  牛娃忽然有些不忍,不忍去破坏那份纯美,但他又更不愿意把这份纯美让别人去占有。茵茵心里像有很多猫在挠心一般,双手抱紧了牛娃,气喘虚虚地喊着:「牛哥哥呀……不要……不要再舔了,我……我受不了……啊……好难受啊……」

  牛娃不再犹豫,他已无法再控制自己,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那么的倾心融合。牛娃扯下裤子,将已硬得比钢枪还硬的肉棒,对准了茵茵那小小的湿漉漉井口……

  「啊!」茵茵突然一把撑住了牛娃,「痛……不……不要动啊!」看着有泪水从眼眶流出,牛娃感到心疼,更紧地抱住茵茵:「宝贝,第一次都会痛的,慢慢就好了啊!」而肉棒则继续着缓缓的抽查。

  茵茵已是满脸梨花带雨:「牛哥哥啊,我真的好痛,你等……等会好吗?」牛娃知道此刻不能半途而废,看着茵茵胸前的乳波在荡漾,他更是性起,反而稍稍加快了一点推进的频率。茵茵的叫声渐渐被急促的娇喘所代替,两个激情的肉体开始在同一个节奏上碰撞,舌头疯狂地搅拌在一起,手与手彼此拥抱抚摸……茵茵的身体里面充满了热力,牛娃感到自己就要攀上从未到达过的巅峰……当他将自己的肉棒慢慢从茵茵身体里抽出时,白白的粘液渗透着丝丝的红色,如琥珀一样晶莹。牛娃搂着茵茵,手指梳理着她的长发,茵茵象幼时那样依偎在牛哥哥的怀里,脸上泪水夹杂着汗水,有幸福在泛起。

  此时,淡淡的霞光影射进来,远处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犹如花开时节西山坡上的点点繁花……

  字节数:17341

【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影音先锋撸,色妹妹|www.色妹妹网|色妹妹综合网|妹妹干AV视频电影] 版权所有 © 2016-2019 [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