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带熟女炮友去家里做客】【作者:不详】【完】
在省城住了一晚,楠姐的同事兼室友小黄把我安排在她们酒店住了一晚。楠姐工作的酒店很小,连三星级都算不上,不过条件还可以。我其实倒是想和楠姐的90后同事小黄套套近乎,比如去她和楠姐的公司宿舍参观一下,不过小姑娘果断拒绝了。说得也是,楠姐都离职回家了,酒店宿舍里就她一个小姑娘住,我这大晚上去参观她住处,摆明了就是不安好心。如果小黄本身是一个蛮开放的小女生,或许就半推半就了,可她好像有一个正在交往的男朋友,感情甚笃,我这显然是没希望了。「对了,小黄,和我们一起回来,坐副驾驶的那个姐姐怎么称呼?」等小黄帮我安顿好住处,我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相比较起小黄,楠姐那个70后女同事倒是有些希望,毕竟我在楠姐家时我还摸了一把她的屁股,那位大姐似乎也不怎么反感。「某丽,你可以喊她丽姐。」小黄和楠姐关系极好,和其他两位同事关系似乎挺一般。「噢,那你能告诉我她手机号吗?」我没有理会小黄的语气,其实我也可以找楠姐索要丽姐的手机号,可是找一个炮友要另一个潜在炮友的手机号,我还没混蛋到那个地步,至于双飞神马的,我完全没考虑。你开玩笑,你真当中国女人开放到那个地步?随随便便拉两个炮友就能够双飞?女人的占有欲是很强的,相比较而言,女人对3P接受程度倒是高一些,她们或许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可是在保证她们安全的前提下,你拉一个信任的小伙伴,来一场后会无期的三人行,只要她的自尊心没那么强,她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我干嘛告诉你?你不是一直在和楠姐聊天吗?怎么又要丽姐的手机号,她干儿子是我们街上的混混,很吃得开的。」小黄显然对我这种脚踏两只船的行为颇为不满,或许是下午和楠姐儿子开车出去了一趟,和那个小家伙同仇敌忾也说不定。在小黄眼里,我或许就是一个玩弄女性的色狼,刚刚进入成人社会的她显然没办法接受我的生活方式,只是不知道小黄在楠姐儿子面前说我坏话没有,如果她在楠姐儿子面前暗示我是他妈的炮友,楠姐儿子的心理没准儿会有心理阴影。

  楠姐和小黄住同一套房子不同房间,朝夕相处,我给楠姐打电话时,楠姐也没有刻意避着她,她早就和男朋友尝过男女性事,又和我一道去了楠姐家里,她对我和楠姐之间的关系肯定心知肚明,不过她应该不会傻到告诉楠姐儿子。

  我想起我高中时的经历,我家里开店做生意,我爸妈看店,等我放假,我就会替下我妈,我妈就会去打牌。我妈的牌友圈很固定,是附近一家厂里的职工,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叔叔,他是厂办秘书,平时给厂长开车,拎着个公文包,据说还是九零年代的大学生,个头差不多一米八,挺周正的。和老婆离了婚,女儿丢给爷爷奶奶,三十岁的人也不着急结婚,没事就和厂里职工打牌。他不喜欢和厂里男职工和司机一起打牌,因为输赢大,他又不喜欢抽烟,所以牌友大多是厂里女职工,我家租厂里的门面,所以我妈也是他固定的牌友。

  其实我开始对这个叔叔印象还挺好,因为他篮球技术不错,又能耐下心思和我交流政治,算是玩得来的成人朋友,可后来一件事让我对他印象大坏。

  那次好像也是暑假,我爸出去进货,我和我妈门面,我在门面后面房里写作业。那个叔叔喊我妈打牌,因为又要把我一个人甩门面,我就不是很乐意。我妈和那个叔叔在前面聊天,我妈似乎被那个叔叔逗乐了,显得很开心。其实做生意嘛,总是迎来送往的,进进出出的各种人都有。之前也有男人在门面或者牌桌上和我妈开一些荤玩笑,我妈都是置之不理。可是不知道那个叔叔说了什么,我妈的笑声里居然有种放荡的意味,我妈的话音很模糊,因为从门面房间到门面前面,中间堆着木材。我妈似乎说得是「小老弟,厂里那么多年轻小媳妇儿,不要拿大姐开玩笑。」之类的,我妈还打了那个叔叔一下,我有些好奇,就走到房间门前瞄了一眼,看到一个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情形。

  我们家的木材一部分堆在门面外头,一部分堆在门面里头,门面前面很宽,距离人行道差不多三十米,如果你不走到门面跟前,是看不清门面里人在做什么的。

  我妈和那个叔叔都现在木材前,那个叔叔把手放我妈身后,很自然地靠在木材上。可是我清楚看到,他的手放到我妈屁股上。我妈当时穿着一件梅花短袖上衣和一件黑色修身裤。裤子绷地有些紧,当我妈附身抬木材时就显得屁股格外肥硕。那个叔叔的左手直接贴着我妈的臀部,抚摸个不停,不,用抚摸并不准确,动作都有些激烈,用揉搓更加合适。

  我妈倒是很坦然自若,有一搭没一搭和那个叔叔聊天,装作没察觉那个叔叔的动作。等那个叔叔手继续往下摸,够到了我妈的胯部,我妈才有些恼了,把那个叔叔的手打掉,然后又紧张地朝我这边望了一眼。我也是机警,第一时间把身子缩回去了。我妈见我没动静,就喊我到前面做作业,她出去打牌,让我盯着点,不然木材被偷走都不知道。

  我其实不乐意,因为看到那个叔叔猥亵我妈,担心我妈出去吃亏。最后我妈好哄歹哄,许下蛮多条件最后和那个叔叔一起出去了。我当时就问我妈在那打牌,要求她六点以前必须回来做饭,不然我就过去找她。我妈说好好好,她肯定提前回来,却忘了告诉我在那个麻将室打牌。那天我妈下午五点过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很奇怪,平常我妈不到六点肯定看不到人,今天去地又晚,怎么还提前回来了呢?

  等我上大学以后,开始在网上用QQ和微信约炮以后,我才开始明白过来。那天下午,我妈未必真的去打牌了。她可能和那个叔叔去偷情,虽然她当天出去只有几个小时,可是开个钟点房打个炮,一个小时都够了。

  我们这儿是三线城市,地方不大,亲戚熟人居多,我不相信我妈敢和那个叔叔去开钟点房,他们或许去那个叔叔家里,那个叔叔在西城区买了一套商品房,房子空着,他平常住厂里,很少回去住。又或者开车去城郊,找个没人的树林子车震也有可能。当然,那时还是两千年初,我妈也没不一定有那么大胆子。至于我妈是不是真的和那个叔叔发生关系,这是我心里永远的谜团,久久不能释怀……

  自打那个叔叔摸了我妈屁股以后,我对那个叔叔没有好脸色,也不和他一起打篮球。我妈或许意识到什么,就没和他一起出去打牌。等我上大学以后,我们家门面搬到城区中心位置,就和厂里的人断了往来。

  小黄既然不愿意把丽姐手机高速我,我也不会自讨没趣。其实我本身对丽姐这种私生活混乱,水性杨花的女人没什么兴趣。我钟爱永远是良家妇女,我的目标就是成为炮友的第二老公,第二老公,顾名思义,除了老公之外,我是唯一和她发生性关系的男人。

  我为什么钟爱楠姐,原因就是如此。她结婚后第一次就交给她老公,十几年没出过轨,在家安安心心做贤妻良母,最后在我这儿尝到了甜头,栽到手上了。

  和我在一起,楠姐特别迷恋我,每天和我打一通电话,和我办了情侣套餐,挂电话非得一个吻才肯睡觉。她的的确确对我付出了真感情,也愿意在床上迁就我的一切要求。无论是口交,乳交,颜射,吞精,她通通愿意。她倒是愿意肛交,我心里接受不了,抹了抹婴儿油,最后还是放弃了。

  当然,我对她同样用心,十分注意保护她的隐私。不拍她的露出艳照,不拍视频,也不带她3P和换妻。毕竟她接受不了,我也不乐意,带着别人老婆去换妻,有这么操蛋地吗?因为我们是情感上互相依赖,像母子一样,肉体上互相满足,像夫妻一样,给了我一种亦妻亦母的双重享受。她会在我面前撒娇,心甘情愿当我的小老婆。

  丽姐的手机号我虽然要不到了,可是小黄的微信号我还是要到了手。小黄说是看在楠姐的份上,才同意加我的微信,然后叮嘱我不要在她的朋友圈里点赞或者评论,因为她男朋友爱吃醋。切,谁稀罕啊,你以为你是angelbaby 啊?

  住进酒店,给楠姐QQ发了两天信息,她没回。我先去洗个澡,楠姐的回复就来了。她问我过来玩,开不开心?我说我大老远过来,还一个人睡,不开森。楠姐笑着说,她三个同事都蛮热情的,我只要有本事拉她们去开房,她保证不吃醋。

  拜托,在酒店里和酒店女服务员开房?你以为酒店是我家开地?楠姐知道不可能,才说不吃醋。

  楠姐说她最近遇到一个问题,她老公找她做爱,她没性趣,草草应付了事。

  和我做爱却特别有激情,逼逼特别湿,要了还想要。今天下午当她在儿子房间舔我鸡巴的时候,她逼很痒,甚至想让我在她儿子床上操她一回。

  我知道楠姐为什么不乐意和她老公打炮,她老公人有点胖,鸡巴又短,时间又不长,还喜欢拉着她看日本中文字幕爱情动作片,楠姐自然没什么激情。我现在二十来岁,楠姐四十出头,我是年轻力壮,她是如狼似虎,再加上楠姐的恋子情结,我们在床上才是天作之合。我在QQ上调侃楠姐,那下午我在她儿子房间操她的逼,她儿子提前回来了,听到了怎么办?楠姐就不好意思了,QQ上回复了一个羞羞的表情。我又接着说,要是楠姐儿子提前回来,我倒是愿意在楠姐儿子房间再操她一回,让她儿子听一回墙根,当着他儿子的面操他妈逼,楠姐就不乐意了,说我色胆包天,天生是个色胚。

  那我在QQ上继续问,要是我当着她老公面操她逼呢?楠姐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再接着回复,她觉得这样很刺激,不过她老公是不会同意的。楠姐曾经和我一起看过东北换妻4P的照片,她对那张女主角同时舔两根鸡巴的照片印象很深刻。我之前跟楠姐提过3P的事情,楠姐不是很高兴,她觉得我这种把自己女人送给别人操,是不爱她。然后我就跟她解释什么是淫妻心理,现在好多人把自己媳妇女友的照片打码后发到网上,还有参加换妻3P的男人都是这种心理。有一个写书的作者还爱写NTR 呢,写书中女主角被其他男人爆菊。

  楠姐还是接受不了,最后我就说要是和你老公一起操你呢?我在后面操你的逼逼,你跪着舔你老公的鸡巴,我们俩一人捏着你的奶子,射一回后就开始换班,来一场接力赛。楠姐就没反对,只说她是不会去说服她老公的,我要是能做通她老公工作,她就同意。楠姐的老公早就混迹于成人论坛,向楠姐提出换妻,楠姐不干,他才打消念头。我相信说服楠姐老公不难,唯一难度在于我是单男,他可能怕吃亏。

  可是他现在混到了连媳妇儿床都上不了,老婆天天和儿子睡一床,个把月打不了一回炮的悲惨地步,说服他3P其实也没那么难吧?当然,这些放到后面,先晾他两个星期,没准儿到最后,我要他在旁边看着我日他老婆,他在旁边打飞机,他也可能同意。

  当然,在QQ上,我又向楠姐抱怨起她们酒店落后,连个足疗按摩都没有。楠姐就不屑,说她们这个区是省城远城区,乡下地方,不过比我老家还是要繁华一点点滴。

  我当然不服啊,就说我老家比她这儿好玩很多,然后约她过去玩一趟,把她儿子带上,明天就走,说走就走。楠姐很犹豫,说去问一下她儿子和老公意见。

  我其实是想把楠姐拉到我老家玩几天,可是如果不把她儿子这个拖油瓶带上,她老公没准儿还以为他老婆离家出走了,估计得报警,所以干脆邀请她们母子俩一起去玩一趟。

  又过一会儿,楠姐儿子QQ发消息过来了,「哥,那个你邀请我去你老家玩一趟啊?你们那儿有什么景区啊?」很显然这个毛头小子坐不住了,他就想出去玩一趟。我就简单介绍一下景区,住宿和餐饮的地方,我说包吃住,景点门票自己掏钱。当然,全部掏钱也可以,问题是楠姐老公不干啊,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过一会儿楠姐发消息过来了,说她儿子愿意去,她老公有点不高兴,说她去可以,明早我得去她家一趟,她老公得和我打一照面,怕我是坏人,非得见一面,看看身份证,放心一些。楠姐有些为难,她其实不太乐意我和她老公碰面,因为她老公对她交网友的事情一直是不冷不热的,这交着还交到家里来了,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我却宽慰楠姐,没事,我明天就过去,把身份证给你老公看一下。你不是一直对我的成长环境好奇吗?我带你参观一下,没准儿你还能和我妈见一面,交个朋友。楠姐一想,就同意了。

  我其实有两张身份证,一张真,一张假,去酒店开个房登记啥的,一般都用假的,只有刷不出来的正规星级酒店,我才用真的。我大不了淘一张假身份证给楠姐老公看一下,多大事啊?

  到了第二天,我起地不算早,吃过早饭就晃晃悠悠开到楠姐村子里。楠姐老公,楠姐,楠姐儿子都在家,令人惊讶地是楠姐的婆婆也被她女儿送回来了,好嘛,一家子齐活了。我态度摆地很正,把身份证递给楠姐老公,楠姐老公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最后把身份证还给我。无可奈何说到,「既然她们娘俩跟你一块出去玩,你得担起责任,保证她们安全。」楠姐的儿子有些不耐烦,「放心吧,有我呢,我都是成年人了,保证我妈安全。」

  我在旁偷着乐,你这个傻小子,你能一直陪在你妈旁边吗?等你们到我老家地界,我随便把你往你往景区一丢,我转身就和你妈开钟点房去了。楠姐的老公心里或许也在纠结,他其实很恼火,哪有像我这样的,老婆的男网友直接上门把他老婆带走了,这简直是当然挑衅他,帽子不能再绿了!可他最近和楠姐夫妻关系陷入僵局,他也想楠姐出去放松一下,再加上他的傻儿子又在那里跃跃欲试,他纠结半天,只能同意,再三叮嘱他儿子照顾好他妈的衣食住行,晚上和他妈睡一间房。

  楠姐也有些恼火了,这是赤裸裸的指桑骂槐啊,「废话,儿子和我一起出去玩,我不和他睡和谁睡?」楠姐的老公见楠姐快翻脸了,最后匆匆忙忙加了我QQ后出去做事,这下好了,一家三口QQ全部集合,话说我这集齐三个QQ也召唤不了神龙啥的。

  楠姐的老公骑摩托走了,楠姐和儿子就开始收拾行李,我问楠姐她们有泳衣没?如果有,可以把泳衣带上,我们那儿有天然游泳池,几千亩的湖泊,很适合游泳。楠姐儿子又把泳裤和泳帽带上,楠姐说她不会游泳,不需要,我说没事,可以去我老家买,比基尼也有。在我们收拾东西的时候,楠姐的婆婆听明白了,知道她儿媳妇和儿子要和我一起出去旅游,她挺不高兴,那有婆婆刚回家,儿媳妇就出远门的?就不阴不阳地刺了楠姐几句,对我也没好脸色看,我没理她。

  上午九点多,我们就出发,先走国道,然后上高速,再下高速,过收费站,就到我老家了。下收费站后,我们先去吃了个饭,然后在景区旁订了间双人房,然后把门卡交给楠姐儿子。我对楠姐儿子说,订了个双人间,我们下午就去景区玩,你们娘俩今晚在这儿住,我晚上回城区住,明早我再过来接你们,再去另一个景点玩。原本准备订一个大床房,后来想想你都大一了,再和你妈睡一床不太合适,就给换了。

  楠姐儿子有点讪讪然,就说我安排地挺好。我心里却很好笑,小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暑假天天和你妈睡一床,我这是为你好,这种景区酒店隔音效果都不好,酒店电视里还能搜到三级片。你们娘俩睡一个大床,万一听到隔壁情侣的炮声,再经过三级片一刺激,没准儿你就拉你妈干上了。我可不希望出现某地风景区母子乱伦门。

  其实这个景点我去过很多趟,基本上我大学同学,网友过来,就少不了去一次,我是厌倦了,楠姐母子俩倒是兴致勃勃,也拍了不少合影。我和楠姐的,楠姐和她儿子的,她儿子和我的,三个人一起的。最亲热的照片是我搂着楠姐腰部,以及我把手放在楠姐肩膀上将楠姐揽进怀中的照片。尺度一点点变大,楠姐有些不自然,她儿子开始也有些不适应,见我没有更出格的动作,也就没放在心上。

  楠姐和她儿子走前面,我也没有闲着,登录我另一个QQ号邮箱,然后往楠姐老公QQ邮箱里传了几票txt 绿帽文,什么我救了他,他抢了我老婆,妻子的欲望等等。其实自从知道楠姐老公试图加入换妻群以后,我就确定楠姐老公是一个淫妻癖,那么对于绿帽文,他应该是能接受的。

  等我们离开景区以后,我又切回了QQ主号,给楠姐老公发了今天游玩的照片,其中夹杂着我搂着楠姐腰部的合影,其中我的右手很自然摸到了楠姐的右边奶子上,楠姐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当然,这张照片是我趁楠姐儿子跑到我们前头,找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姐帮我们拍的,我介绍楠姐是我小姨,她还夸我们姨甥感情真好。

  如果说小说是第一步试探,那么照片就是第二步,我相信楠姐老公看到了我摸他老婆奶子的情形了,那么他的回馈就反应了他的态度。如果他看到照片就给楠姐打电话,骂楠姐,骂我,那么说明他对待淫妻,就是叶公好龙,嘴上说说过瘾,实际却不能接受,那么我自然会继续和楠姐保持地下情人关系。

  如果他看到照片后,晚上睡觉前才跟楠姐打电话,那么说明他对待淫妻的态度很矛盾,又想尝试,又想反悔,那么我自然是逐渐加大力度尝试。

  如果他看到照片后,不给楠姐打电话,而是和我聊天,夸风景区漂亮,那么说明他已经开始尝试淫妻,说不定他一边和我聊天的时候,一边看着我摸她老婆奶子的照片,一边看绿帽文手淫。

  结果楠姐老公的反应是第二种和第三种之间,他没有打电话,也没有给我发消息。只是把照片发给了楠姐,问是儿子拍的吗?楠姐否认了,楠姐的老公才轻松下来。也是,如果楠姐儿子看到我摸他妈奶子都熟视无睹,那么他这个老爸在家里就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楠姐却很生气,认为我不该把这张照片发给她老公,认为我是在羞辱她老公,仿佛是赤裸裸挑衅他,我就是要摸你老婆的奶子,怎么滴吧?虽然她和她老公已经没什么感情,倒是起码是孩子的父亲,要尊重他。

  我就安慰楠姐,说你老公都不生气,不介意,你干嘛耿耿于怀,你不是说想和你老公一起操你逼逼吗?我这是在试探你老公的底线,明确暗示你老公,我和你有过亲密的肢体接触。如果你老公过了这个心理关,那么没准儿我下个星期就能和你老公一起操你了。

  楠姐虽然理解了,不过还是过意不去,我提前开车回城区了。她晚上给她老公打了电话,报平安,楠姐儿子电话里也说我回去了,楠姐老公才放下心来。这些,都是楠姐QQ上告诉我的。楠姐似乎在暗示她老公,她是和我这个网友关系很亲密,不过还没来得及上床。好嘛,女人都是心机婊……别以为这么就完了,到了晚上我用小号登录了QQ邮箱,然后往楠姐的儿子邮箱发了一组国产熟妇4P的图片。其实我很早就发现楠姐的儿子有恋母情结,他读大学没有交女朋友,十九了还和妈妈睡一床,说不恋母谁信啊?他或许意淫过楠姐,然后又觉得罪恶感,这种情绪没办法释放。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最后或许重复我的老路,和一个又一个熟女约炮,最后找一个不爱的女人匆匆结婚。

  我不希望这样,鉴于楠姐儿子浏览过成人网站,我决定以毒攻毒,直接让他接触到四十岁女人淫荡的样子,等他觉得厌倦了,空虚了,就能回到大学校园谈一场青春恋爱。我的最终目的是让他接受我和楠姐的炮友关系,又不给他留下心理阴影,哎,这这是高难度的活儿。

  到了第二天,我去接楠姐母子俩,白天又去逛了另一个景区,中午就在景区吃饭,我和楠姐又拍了不少合影。其中最劲爆的一张照片是我和楠姐还有她儿子三个人站成一排,楠姐在中间,楠姐搂着儿子肩膀,我侧着身子,背后是树木,左手直接摸到了楠姐屁股上。如果楠姐儿子头往后一偏,就能看到我摸他妈屁股。

  这种当着儿子面摸他妈屁股的感觉比任何偷情都爽,我感觉鸡巴都要硬起来,等我看照片时发现,好在鸡巴隆起不明显。和昨天一样,我把这张照片夹杂在其他照片中间,发给了楠姐老公,楠姐的老公终于回复,「你们玩的挺开心啊?什么时候回来?」拜托,这个消息应该发给你老婆好伐,我是去省城,你老婆才是回家。「明天回。」过了一会儿,楠姐老公就下线了。

  到了下午,我替楠姐母子俩订了一张大床房,然后又回了趟家,老爸晚上刚好要去应酬饭局,于是我把我妈也带到酒店,我妈,我,楠姐,楠姐儿子,四个人吃晚饭。我妈以为我先认识楠姐儿子,楠姐儿子带他妈出来旅游,于是狂批我,说你这朋友多孝顺啊,买车都一年多了,怎么没见你带老妈出去旅游云云。结婚最后,楠姐喊我妈姐,我喊楠姐姐,楠姐儿子喊我哥,喊我妈阿姨,辈分都乱套了。我妈和楠姐倒是挺投缘,两姐妹聊地很开心,楠姐的儿子也没心思嘴上卖乖,心里或许有心事,一个人喝了大半件啤酒,最后楠姐拉着他,不让他喝,差点发酒疯。我倒是能明白他心里的郁结,没人是傻子,或许在游玩的两天中,他已经察觉到他妈和我的暧昧关系,最关键是他妈心里有我,他又没什么解决途径,所以喝酒消愁,还死命拉着我喝。最后我喝地差不多了,楠姐儿子完全不清醒了。

  最后我妈和楠姐扶着楠姐儿子到房里,我妈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去,我说我歇会儿,喝点茶,陪楠姐聊聊天,你先回去吧。我妈有点犹豫,她倒是有点看出来了,想和我谈谈,又不放心我和楠姐呆一块,不过还是被我赶回去了。

  我就做房间里茶几旁的凳子上和楠姐聊天,然后说到我为什么恋母,比如我小学毕业以前,都是我妈帮我洗澡。又说到我高中时,那个秘书叔叔摸我妈屁股,紧接着又聊到我十岁左右的一次经历。

  那时我去放学回家,我没看到我爸妈,然后去我爸的一个好友家找他们,然后发现他们三男两女,五个大人一起看三级片,我爸,我妈,我爸死党,死党老婆,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的好朋友。我当然不知道那是三级片,只是我过去后,我妈就匆忙把我领回家了,至于他们三男一女有没有接着看,我就不清楚,我只知道是香港的三级片,片中的女人裸着一对大奶子,有点像叶子楣,可惜我的记忆都模糊了。

  然后楠姐就骂我,说是不是别人作践我妈,我就要作践她?摸她的奶子,然后把照片发给她老公,今天更过分,当她儿子面就摸她屁股。楠姐就走过来,抱着我头,我的脸部埋在楠姐怀里,却没有一丝色情的味道。楠姐说,你要走出来啊,走出来,她觉得我还没有走出童年阴影,所以喜欢约良家妇女开房,因为这是一个映射,当我察觉妈妈出轨以后,就认定每一个良家妇女都是淫荡的。

  我抬起头,开始亲楠姐脖子,然后是下巴,接着到嘴唇,等我们嘴唇合到一处,就天雷勾地火,舌头很快纠缠到一起,啧啧有声,浑然不顾旁边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亲着亲着,我就起了劲儿,开始摸楠姐的奶子,很快就把奶罩上的扣子给解开了,把奶罩甩一边。楠姐也动了情,开始帮我解皮带,我哧溜把裤子脱地上,皮带扣子砸地毯上一嘭,吓楠姐一跳。楠姐回过头看她儿子的反应,还在呼呼大睡,她放了心,走到门口把卧室的灯给关了,或许只有在黑夜里她才有和我偷情的勇气。

  楠姐摸到我跟前,抓住我鸡巴,捋了捋,又跪在地毯上帮我舔鸡巴,我后背靠在椅子上,感觉格外感受。我双手轻轻抚摸楠姐的脸颊,楠姐鸡巴吃得也很用心,把我龟头含进入,舌头在我马眼上打转,细细清洗我的包皮垢,热天里都是汗味,鸡巴也不例外,楠姐却好像没有在意这些,仔细品尝着,酒后反应或许会迟钝一些,楠姐舔了有一会儿才硬起来。

  楠姐小心翼翼撩起裙子,内裤脱到脚踝处,然后找准位置,一屁股坐到我鸡巴上,等我鸡巴没入楠姐逼逼里,我立马就舒坦了。旁边还有一人,楠姐动作幅度也不敢太大,我们都要忍着身体的反应,插了那么二十来下,楠姐有点受不了,感觉想尿尿。我把楠姐拉到卫生间里,开灯关门,也不脱衣服了,让楠姐手扶马桶后背上,撅着个屁股,像条母狗时向我求欢。我也受不了了,鸡巴一挺,双手拉着楠姐的奶子,胯部紧紧贴着楠姐的肥屁股,不管不顾地日了起来。楠姐的嘴巴咬着裙边,脸颊都通红,逼逼极紧,显然这种当着儿子面通奸的快感也刺激到她,她的快感和高潮格外激烈。我拍了楠姐几下屁股,她敏感的身子一软,就泄身了。

  我的鸡巴却还是半软,指了指卫生间外面,楠姐有些不乐意,我就搂着她往外走,她前我后,步伐一致,像连体婴儿一样。出卫生间门前,楠姐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喊了一声她儿子的名字,还是不见回应。楠姐这才放下心来,我们走到床边,让楠姐手扶着床边,楠姐怕惊醒她儿子,只是虚扶着床边,身子弓着,裙子早就脱了一半,右边奶子全部暴露到她儿子面前。不过就算她儿子醒过来,黑灯瞎火地估计也只能看到两个黑梭人影。看到楠姐熟睡的儿子,这种当面寝取人母的快感已经满级,我双手环住楠姐的肚子,鸡巴向上顶,节奏很慢,鸡巴却插地很深,一下一下,像往墙上钉钉子一样。我们都没有说话,楠姐只剩下喘息,鸡巴从逼里头往外拉还是有声,黑夜里格外显然。我有些期盼楠姐楠姐儿子酒醒过来,听到我操他妈的动静,淫人母,莫过于此。又担心他醒过来,怕他接受不了,要和我拼命。今天我妈过来前,我就吩咐过她,单纯吃饭,不算熟悉朋友,不要留电话,QQ,微信号,原因就是如此。如果我淫人妻女被人报复,我可以承担我的后果,可我不能连累家人。这种刺激的环境下我也坚持不了多久,我拍了拍楠姐的屁股,让她撅高点,她也用力吸了几下,最后我在楠姐体内射了第二次精液。

  打完炮后,我和楠姐都开始收拾衣服,楠姐送我到房门口,过道上没什么人,她的神色很困顿,让我早点休息,晚上就不发QQ,不打电话,她得找服务员再要壶茶,因为喝醉的人特别口渴。

  我离开宾馆,打车回家,路程很近,十分钟就到了,车上我很茫然,虽然我已经实现了寝取人母的爱情动作片现实版,我却没什么快感,除了当时的刺激,更多是一种后怕,如果楠姐儿子一冲动,我的小命就交代了。是的,楠姐爱我,可她更爱她儿子,这或许就是淫人母者,妻女被人淫吧……

字节数:20023

  【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色久久_撸一撸_俺去色_哥也撸_色人格_色人格第四色_色人格影视_色小姐_哥哥干] 版权所有 © 2016-2019[广告联系:1860w1860w@gmail.com]